中投網-產業投資專用門戶

手機賽道上 黑鯊們被迫開始思考明天的方向

來源:36氪 2022-11-01 19:30中投網 A-A+
  日前,據多家媒體報道,游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近期大幅收縮崗位數量,此次崗位裁撤涉及公司各個部門,其中VR項目為裁撤的重災區,年初招聘的大量VR業務員工被裁撤,仍處于試用期的崗位均一次性取消。知情人士表示,騰訊對黑鯊的收購計劃擱淺,或是導致黑鯊裁員的一大原因。對此,黑鯊科技CEO羅語周回應稱:無可奉告。今年1月,騰訊擬收購黑鯊的傳聞開始發酵,連交易的細節都被挖出,“黑鯊估值30億元,騰訊砍到了26-27億元左右。”
 
  據悉,完成收購后,黑鯊整體將并入任宇昕主導的騰訊集團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這家以游戲手機為主的硬件廠商也將在收購后迎來業務轉型,業務重點將從游戲手機,整體轉向VR設備——由騰訊提供內容,黑鯊提供VR硬件入口。但在5月,有知情人士透露,騰訊已放棄收購黑鯊科技,因為這筆收購仍未獲有關部門批準,騰訊因此放棄這一收購。值得一提的是,對于這場“收購—轉型—擱淺—裁員”的“緋聞連續劇”,騰訊與黑鯊方面均未承認過傳聞的真實性。
 
  近年來,可穿戴設備正在成為下一個風口,智能手機出貨量連年下滑,已再難扛起消費電子產業開疆拓土的大旗,錘子、一加、魅族等“小而美”的廠商接連賣身求生。而在更加細分的游戲手機賽道上,黑鯊們也被迫開始思考明天的方向。
 
  收購案“鬧劇”落下帷幕,是結局,還是新的開始?
 
  手機行業是個“圈”
 
  在目前的游戲手機賽道上,黑鯊看似沒有“背景”,其實卻是光環最亮的一家。
 
  1996年,畢業于東南大學計算機系的劉江峰加入華為,先后擔任過華為全球技術服務部總裁、華為亞太區副總裁、南太平洋地區部總裁等重要職位,是華為資歷深厚、業績扎實的中高層干部。2003年,已經是國際電信市場巨頭的華為進軍歐洲通信基站市場,歐洲運營商提出的條件是研發3G手機。于是,華為接連成立了手機業務部和華為終端公司。但在拿下歐洲市場后,華為的*個想法是出售手機業務,因為當時的手機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兒,誰也不想賠本賣吆喝。與華為類似的一家企業是酷派,同樣主營移動通信業務,在2006年拿到手機生產牌照,但手機同樣是邊緣業務,類似于裝寬帶的企業順便銷售路由器。直到2011年,智能手機的風口悄然降臨,任正非敏感地意識到手機市場的潛力,歐洲總裁余承東被緊急調回,擔任華為手機CEO。而彼時的酷派,還在堅持與運營商強綁定的手機銷售策略。
 
  幾年后,喝了一碗小米粥就開始創業的雷軍迅速成為手機市場上不能忽視的力量。2013年時,華為和小米的手機出貨量分別是5200萬和1869萬,到了2014年,兩個數字變成了7500萬和6107萬。隨即,華為馬上推出了互聯網輕資產模式的榮耀子品牌,目標是誰不言而喻。2014年初,劉江峰被任正非安排加入余承東的消費者業務團隊,擔任榮耀品牌的CEO。劉江峰曾是榮耀的靈魂人物,帶領榮耀的銷售額從2013年的1.09億美元增至2014年的24億美元,出貨量超過2000萬臺。榮耀也是劉江峰的*,但在*時他選擇了離開。
 
  2015年初,劉江峰在微博官宣離職,寫下了洋洋灑灑的《時間未老,理想還在》辭職信——“我終究是想到新的空間去闖蕩一下,趁著青春的尾巴,中流擊水。等多年以后回想今天,我不希望后悔我不曾嘗試,錯過了又一次浪潮的到來”。然后轉身投入了萬眾創新、大眾創業的浪潮中。
 
  從華為離開當月,劉江峰創辦O2O生活服務平臺“多點生活”,切入生鮮電商市場。但天貓和京東已在“等待”著新人對電商市場的沖擊,看著他們碰壁后灰頭土臉地離開。另一個在等待劉江峰的人是賈躍亭,賈躍亭的耐心更足,因為他同時在等很多人。比如,三大運營商在2014年削減營銷費用,運營商定制機占據9成以上出貨量的酷派瞬間失去了競爭優勢,開始尋求線上渠道,與360合作成立了奇酷科技公司。
 
  2016年,樂視斥資27億港元,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360非常不滿,拿回了奇酷科技,酷派則被樂視收入旗下。隨后,在樂視與酷派*場聯合舉辦的新機發布會上,劉江峰以酷派集團董事長特別顧問身份主持發布會,新任酷派董事長賈躍亭正式任命劉江峰為酷派CEO。
 
  彼時,樂視旗下擁有4家獨角獸公司,市值一度過千億,正風光無限,執掌樂視控股下的酷派多少令劉江峰多了些把握,他為酷派制定了新的目標:五年內銷量過億,重回行業*,酷派集團市值過千億。
 
  實際上,在以酷派CEO的身份回歸手機圈之前,劉江峰曾在深圳眾思科技有限公司擔任總經理。這家企業的法人曾是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也是后來的樂視移動CEO。眾思科技的CEO是吳世敏,也是華為前員工,離職時任華為移動寬帶終端產品線總裁,是華為麥芒系列和G系列的主要負責人,華為北研所所長,曾創造過單款銷量過千萬的紀錄?崤芍鼗匦袠I*之前,賈躍亭“為夢想窒息”,留下了一屁股債務和他辛苦聚攏起的派系。樂視系的眾思科技無法獨善其身,吳世敏透露,在樂視出現資金危機后,欠了眾思不少錢。后來眾思團隊逐步從樂視剝離出來,吳世敏也帶著部分手機研發團隊另謀出路。
 
  本就就虧損嚴重的酷派更加尷尬,劉江峰在2017年辭去酷派CEO一職,再次離開手機圈,轉型做了投資人。
 
  對于在華為與眾思科技兩次共事的吳世敏,劉江峰能做的實在不多了,好在手機行業本身是個圈,他還有人脈,業內也還有另一個習慣了等待的人。
 
  游戲手機包圍戰
 
  “我們的團隊陪著雷軍從杭州坐高鐵回北京,一路上近5個小時向他介紹了黑鯊的產品設計理念和未來規劃,雷軍后來答應了投資。”在等待的人是雷軍,他的小米曾被稱為手機行業的“復仇者聯盟”。前中興副總裁苗雷、前金立手機總裁盧偉冰、前聯想總裁常程以及吳世敏、羅語周等前華為高管,都被雷軍“等”來了。
 
  吳世敏帶領眾思科技部分團隊創業,成立了黑鯊科技,另一位聯合創始人羅語周也來自華為,曾擔任華為消費者業務中國區副總裁。眾思科技團隊曾為樂視打造過樂視Pro3、樂視kido兒童智能手表等產品,拿到雷軍投資時,黑鯊瞄準的方向是游戲手機。吳世敏曾表示,黑鯊手機將共用小米的供應鏈以及線上渠道(小米商城和有品),此外還有京東。對此,他很感激小米,但也表示是黑鯊的理念、產品、團隊吸引了雷軍。
 
  黑鯊成立時,吳世敏的低調反而霸氣側漏:“鯊魚沒有鰾,只能不斷地游,成就了海洋霸主。我們也一樣,并不想改變世界,但只想踏踏實實地為中國玩家做一款好產品,打造一款真正的游戲手機。”黑鯊成立后的前三次產品發布會,雷軍無一缺席。2019年3月18日,雷軍在下午參加完紅米發布會后,馬不停蹄地前往黑鯊發布會,還要在當晚飛去香港參加第二天的小米董事局會議。那段“蜜月期”中,雷軍并非單純的站臺,他在黑鯊發布會上連發十余條圖文進行現場直播,每次黑鯊上線新品都在微博宣傳。
 
  對于雙方的關系,羅語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市場不需要另一個小米,小米已經把高品質、性價比做到*,但中國目前還沒一家軟硬兼備的偉大游戲公司,像任天堂、索尼、微軟那樣,這給了黑鯊一個機會。
 
  2017年,智能手機全球出貨量14.6億部,同比下降0.5%,這是有史以來智能手機年度出貨量首次下滑。國內手機出貨量4.91億部,同比下降12.3%,形勢更加嚴峻。在此背景下,手機廠商紛紛尋找破局點,已經被手機游戲廠商培養起的手游人群成為不可忽視的細分市場。
 
  在這樣的背景下,黑鯊在連年下滑的手機市場上翻起一朵浪花。2018年黑鯊*款產品達到了幾十萬臺銷量,實現了盈虧平衡。2020年*季度時,黑鯊仍是游戲手機的行業*,占據了71.61%的市場份額,遠超同類競爭對手。
 
  手機紅海中沒有人喜歡被動,大廠開始發力。黑鯊不想成為第二個小米,但小米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黑鯊。2019年,小米旗下子品牌紅米獨立,后推出“游戲增強版”細分產品,定義為“專注于游戲的普通手機”。
 
  在市場規模本就不大的游戲手機領域,聯想推出拯救者,中興推出紅魔,vivo推出iQOO,OPPO高管李炳忠離職創辦的realme也推出電競手機,黑鯊終于交出了市場*的寶座!队螒蚴謾C市場跟蹤報告》數據顯示,從2018年第二季度至2021年*季度,iQOO以23%的市場份額成為了游戲手機市場的*名,Redmi K系列、realme X系列占據二、三位,黑鯊位列第四名。與此同時,國內智能手機出貨量TOP5品牌的市場份額從2019年的93.5%,增長至2020年的96.5%,馬太效應還在加劇。短短三年,游戲手機規模不大但卻已經內卷,根源在于尷尬的定位。
 
  首先,游戲手機強調性能,但主流廠商的旗艦機同樣在抹平性能方面的差距,關鍵在于核心元器件的自研乏力,依賴芯片廠商供貨,難以形成護城河。與常規手機產品相比,專業游戲手機確實會有著更高的刷新率和觸控采樣率、更好的屏幕顯示效果、額外的肩鍵、更好揚聲器、屏幕壓感觸控、精心調教的線性馬達、更加出色的散熱配置、外接的散熱背夾等等額外配置,*的游戲體驗換來的是更重的機身、更夸張的外觀和同等配置更高的價格。換句話說,主流廠商的旗艦機可以玩游戲,但游戲手機很難達到主流廠商旗艦機在其他方面的水準。相比于補足短板游戲手機的選擇只有把長板做到更長。
 
  其次,手游產業與游戲手機的行情形成鮮明對比。盡管手游行業正在面臨越發嚴峻的監管壓力,但仍是一條熱門賽道!2021中國游戲市場投融資調查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游戲領域共發生投資209起,總金額約258.8億元。然而,游戲行業融資中的七成屬于游戲研發公司,其次是游戲發行、電競、游戲直播/媒體平臺以及正在成為風口的VR/AR硬件賽道,游戲手機的占比甚至可以忽略不計,資本并不看好任何一家不依賴于主流廠商的游戲手機公司能夠獨立闖出圍剿,并用投票的方式表明了態度。
 
  實際上,手游產業是真正的“科技國潮”,手游出海已經擔負起文化“反入侵”的重任。但作為載體的專業硬件設備卻一直未能迎來爆火,因為內容有門檻,爆款游戲可遇不可求,持續爆款的游戲只屬于那幾家公司。
 
  游戲手機在軟硬件都遭受制約,被迫尋求邊緣化打法。比如,以價換量。黑鯊3的售價是3499元起,黑鯊3 Pro的售價高達4699元,但2021年新推出的黑鯊4起售價下探至2499元,但降價并沒有阻擋市場份額的縮水,還為營收帶來了壓力。對此,羅語周給出的解釋是,黑鯊用戶大部分是18-30歲之間,相對收入來說,價格壓力較大。而且,要推動整個產業發展,黑鯊就不能曲高和寡。再如,合作代言。黑鯊曾嘗試科技與國潮的跨界合作,黑鯊2 Pro曾與李寧合作打造“中國選手”限量定制手機。但跨界營銷往往只是一時出圈,游戲手機的最終歸宿仍然是與游戲內容的聯動。短短一年就實現反超的iQOO,自2019年誕生起就代言騰訊旗下手游《*榮耀》的官方聯賽,在電競產業發展成熟之前,如此量級的手游聯賽尚且不多,代言機會更是一票難求,仍是“賣方市場”。
 
  騰訊需要黑鯊,黑鯊需要什么?
 
  鳳凰科技在一篇報道中提到,在那趟從杭州到北京的高鐵上,雷軍說,“游戲手機小米就不做了,交給你吳世敏了。”如果傳聞屬實,不知吳世敏是以怎樣的心情面對紅米游戲增強版手機,是對他人的失望,還是對自己的失望?
 
  2020年1月17日,吳世敏在微博宣布卸任CEO一職,為了公司未來更好的發展,將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戰略規劃及投資、合作上。黑鯊科技新CEO將由公司聯合創始人羅語周接任。吳世敏開始尋找投資,但黑鯊的上一次也是*一次融資仍停留在2018年4月,投資方是小米科技和南昌經開集團。與此同時,據媒體報道,小米內部對于是否保留對黑鯊科技的投資出現分歧,尤其是在Redmi獨立發展且已經切入游戲手機賽道的大背景下。
 
  2022年1月,騰訊收購黑鯊的傳聞開始發酵。傳聞中提到,騰訊收購黑鯊公司的計劃已進入最后階段,該樁并購價格不超30億元。據相關人士透露,黑鯊硬件開發團隊已入駐騰訊辦公園區,后續,騰訊計劃招募上千人的硬件團隊。相比于游戲手機,騰訊一直著眼于更遠的未來,馬化騰稱之為“全真互聯網”,市場給出的定義是元宇宙。相關信息顯示,2021年以來,南昌黑鯊科技有限公司申請注冊了多個與元宇宙相關的商標,包括了“元黑鯊”、“黑鯊元宇宙”、“Black Shark META”、“多元宇宙”和“黑鯊多元宇宙”。
 
  此外,公開信息顯示,黑鯊科技目前擁有480多項專利申請信息、300多項已經獲批,其中包括230多項發明專利。在游戲硬件領域的技術積累、人才與聲量,成為黑鯊對于騰訊的主要吸引力。此前報道稱,收購后騰訊計劃收縮、控制黑鯊的手機業務,減少虧損,但為其AR眼鏡制定了一個長期的發展計劃,并遴選了業內*實力的供應商。其*產品將會在2022年下半年上市,騰訊希望到2023年可以銷售數百萬臺。
 
  動力來自于壓力,騰訊正迫切地尋找元宇宙入口。
 
  早在2021年8月,騰訊就曾報價VR設備廠商PICO,報價金額約30億,但這筆收購被字節跳動以90億的超高溢價截胡。不管有多少人不看好元宇宙,大廠都不甘心錯失互聯網越來越稀有的窗口,寧愿用真金白銀去試錯。
 
  國外科技巨頭Facebook甚至高調宣布改名為Meta,斥資20億美元收購的VR設備廠商Oculus后,出貨量也突破了千萬臺。元宇宙的未來可能還沒來,但可穿戴設備的風口已經悄然起飛了。目前,騰訊在元宇宙領域的落子主要是投資與合作。比如,“元宇宙*股”Roblox于2021年在紐交所上市,上市當天市值逼近400億美元,元宇宙概念迅速出圈。而早在2020年2月Roblox獲得1.5億美元G輪融資時,騰訊就已經參投,并且*代理Roblox中國區產品發行。
 
  在騰訊的投資名單上,還有虛幻引擎游戲開發商Epic Games、基于社交進軍虛擬形象的Snapchat、社交元宇宙Soul、虛擬游戲開發商迷你玩、AR/VR觸覺模擬技術廠商Ultraleap、VR游戲開發商威魔紀元等企業。另一方面,騰訊音樂曾與VR演出服務商Wave合作探索虛擬演唱會,QQ音樂曾與Roblox聯合推出全球*沉浸式音娛類游戲《QQ音樂星光小鎮》。憑借社交與文娛起家的騰訊,面對國內互聯網領域明顯的轉型趨勢,已經把目光堅定地瞄向了硬件設備等產品領域,顯然不想錯失下一個PICO。因此,當騰訊收購黑鯊的消息在今年1月首次傳出后,盡管雙方都明確表示不予置評,但多家媒體都明確表示通過多個信源確認了消息的真實性。
 
  5月,再次有消息稱騰訊已放棄收購黑鯊科技,對此,黑鯊科技CEO羅語周向媒體表示“(騰訊收購黑鯊科技)沒有的事”。如今,交易擱淺的消息再度發酵,曾經否認交易的雙方只能繼續“無可奉告”。騰訊不想錯過下一個PICO,但總有人可以成為下一個PICO。黑鯊面臨的選擇是堅持游戲手機或繼續進軍VR領域,而兩種選擇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
 
  華為系老將、樂視系班底、小米系企業,黑鯊生在聚光燈下,游走在大廠圍剿的紅海中。羅語周曾在發布會上說,旗艦手機的終點是黑鯊的起點,但實際上,旗艦手機暫時沒有終點。他對黑鯊的用戶群體定位非常清新:“如果你希望得到一款所有都均衡的水桶機,那可以不用去選擇黑鯊。”在年出貨量10億級的手機市場上,99%的用戶似乎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對于黑鯊而言,與其強行闖入尚不清晰的VR市場,不如繼續深耕已經做出規模的手機領域。短時間內,VR的歸宿仍是游戲體驗館,或許黑鯊可以嘗試一下主打手游的網吧,將科技國潮進行到底。
十四五將是中國技術和產業升級的關鍵期,重點機會有哪些?
掃碼關注右側公眾號,回復對應關鍵詞,即可免費獲取以下報告
中投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   日前,據多家媒體報道,游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近期大幅收縮崗位數量,此次崗位裁撤涉及公司各個部門,其中VR項目為裁撤的重災區,年初招聘的大量VR業務員工被...[詳細]
    2022年11月01日 19:30手機 黑鯊
  •   據TheElec報道,三星電子計劃在2023年生產2.9068億部智能手機。這是它在2021年年底前為今年設定的3.342億部生產目標的13%。   三星設定的生產目標總是比他...[詳細]
    2022年11月01日 14:39三星電子 智能手機
  •   據TheElec報道,三星電子計劃在2023年生產2.9068億部智能手機。這是它在2021年年底前為今年設定的3.342億部生產目標的13%。   三星設定的生產目標總是比他...[詳細]
    2022年11月01日 14:35三星電子 智能手機
  •   11月1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在3月9日凌晨的春季新品發布會上推出搭載A15仿生芯片、支持5G的第三代iPhone SE之后,外界普遍預計蘋果未來仍會對這一起售價...[詳細]
    2022年11月01日 14:33iPhone 屏幕
  •   iPhone 14 Plus版本已經成為很尷尬的產品。   國慶最后一天,iPhone 14 Plus首銷,卻迅速破發,第三方報價已經比蘋果官網便宜了400元左右。過去用...[詳細]
    2022年10月28日 20:23消費力 蘋果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
最新動態政府招商數字化新工具——中投顧問產業招商大腦!X
A色色鲁